第508章 转告-桔子不黄

KOK体育官方网站在线下载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508章 转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8章 转告

        清晨,雏田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就开始了修炼。
       今天是她被父亲下命令不准出门的第五天也是她认真修炼的第五天。
       但是今天的雏田却不能像前几天那么全神贯注的去修炼。
       不是因为雏田已经厌倦了修炼,这倒不至于,她还是动力满满。
       只是,雏田心里有些担心,自己那么多天没露面,鸣人会不会担心她,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
       雏田更害怕鸣人以为自己不想和他们玩了,所以才没去,别最后一个月过去,鸣人他们都把她忘的差不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雏田就有点欲哭无泪了。
       正是心里面担心着这些问题,雏田这才无法集中精神修炼。
       她是一个感性的人,很容易想多,然后把自己吓到。
       雏田想了想,觉得这样凭空消失不见一个月还是太不好了,她得让鸣人他们知道自己这一个月出不来得认真修炼。
       雏田把目光放到了正在修炼的宁次身上。
       虽然她被禁足了,但是宁次并没有。
       宁次是可以自由出入日向族地的,出去没问题。
       虽然不能亲自去和鸣人说有一点遗憾,但是让宁次去说的,也比一声不吭的消失一个月要好。
       感受到雏田的目光,宁次看了一眼雏田,然后就继续修炼了。
       雏田这几天的勤奋倒是让他高看了雏田一眼,觉得这个堂妹倒也还算努力。
       在修炼结束了之后,雏田找上了宁次,在日向一族当中,她也就还能和宁次说上几句话,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托付。
       看着自己面前的雏田,宁次淡然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宁次哥哥你能帮我做一件事吗?”雏田两只手放一起互相捏着,有些害羞,她还是不适应这种主动的去麻烦人,虽然作为宗家,她有权让分家办事。
       “什么事情?”宁次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问雏田什么事情。
       “我在外面有几个朋友,我怕他们太久没见到我会担心,我想让你和他们解释一下,说我要一个月后才有时间和他们玩。”雏田老实说道。
       宁次听到雏田的话有些惊讶,雏田在外面居然还有好几个朋友是他没想到的。
       倒不是他看不起雏田,而是雏田一直以来都表现的十分的内向害羞,和同族的人打个招呼都要命一样,很难想象这样的人居然会在外面有朋友,还是好几个。
       “没问题,我中午的时候帮你去传达。”宁次答应了下来,只是带一句话,不会浪费他多少时间,宁次觉得没有问题。
       “谢谢。”雏田瞬间放心了下来,认真的和宁次道谢。
       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鸣人他们误会什么了,接下来只要认真修炼一个月达到父亲大人的要求,就可以回到从前那样了。
       “没事,带一句话而已。”宁次平静的说道。
       再度和雏田交流了之后,他更能直视自己的内心了,他不要去嫉妒雏田宗家的身份,而是想以自己分家的身份做出改变。
       “鸣人家的位置是……”雏田一脸高兴告诉了宁次鸣人家的位置,怕宁次找不到鸣人,雏田还说了鸣人他们经常去的那个公园。
       宁次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答应了雏田之后,他中午在家吃完饭之后就按照雏田所说的地址一路找了过去。
       雏田说的很详细,怕宁次不认路,把一路上比较有标志性的建筑都告诉看了宁次,以防宁次找不到。
       雏田是知道迷路的痛苦的,一个人迷茫的在大街上张望,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要是运气不好还下雨了,那更是煎熬。
       不过也恰好是那次迷路,才让她认识了鸣人,只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但是宁次要是迷路,宁次会不会遇到好事雏田可就不知道了。
       宁次虽然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孩子,但是此时的他已经表现出了和普通小孩子的差异,他不像其他的小孩子喜欢玩闹,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遇到事情他会冷静的思考。
       靠着雏田的详细介绍和自身远超同龄人的观察力,宁次很快就找到了鸣人的家。
       宁次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听到敲门的声音,玖辛奈很快就打开门。
       打开门后,玖辛奈没有看到她熟悉的人,只看到了一个黑发小孩子。
       “小朋友,你是有什么事情吗,是找鸣人?”玖辛奈笑着问道,对待小朋友,她还是很友善的。
       至于为什么是来找鸣人的,那总不可能是来找水门或者她的吧。
       宁次点了点头,但是玖辛奈却摇了摇头。
       “真是不巧,鸣人前几分钟刚出去了,应该是和朋友们一起去完了。”玖辛奈说道。
       宁次陷入了思考,几分钟呀,那还真是有点运气不好。
       “他去哪里玩了?”宁次问道。
       如果是雏田有说到的那个公园的话,他倒是可以过去找一下鸣人,然后把雏田要交代的转述给鸣人。
       如果不是的话,那宁次只好将话和鸣人的家里人说了,然后让家里人转述。
       “好像是某个公园吧,大概是那个方向。”玖辛奈手指指向了一个方位。
       “谢谢。”得到了鸣人要去的地方之后,宁次和玖辛奈道谢,然后准备离去前去寻找鸣人。
       虽说将消息告诉玖辛奈,然后让玖辛奈转告鸣人要较为轻松,但是如果玖辛奈忘了的话,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依然答应了雏田,宁次还是会尽量做好,不出现差错。
       于是宁次再度出发,这次也十分顺利的找到了雏田口中的那个公园。
       宁次环视一圈,最终锁定了一伙在沙地上玩堆沙堡的人群。
       宁次一眼就看见了雏田所说的那个鸣人,金色的短发,再加上脸上那三对细长的胡须,特征十分明显。
       “我爱罗你这个能力用来堆沙堡实在是太厉害了,一时间就完成了那么复杂的建筑,连百合华都被你比下去了呢。”看着我爱罗挥挥手就出现了一个宫殿一般的建筑,鸣人兴奋的说道。
       百合华也看了一眼我爱罗用能力制造出来的沙堡,也不得不承认,在堆沙堡这方面,出现了一个超越她的人。
       我爱罗的沙堡不是虚有其表,就连内部的细节都有。
       如果只是单纯用双手的话,完成这种程度的细节太难了。
       “这根本就是作弊吧。”井野吐槽道,她们都还是一堆砂子呢,我爱罗就弄出了一个宫殿,这玩锤子。
       我爱罗想了想,再度伸出了手,运起了查克拉,瞬间宫殿就化作沙堆,然后在我爱罗的操控下变成了一串小丸子。
       “居然还能造出食物。”丁次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爱罗表演。
       “我爱罗你能不能变出鱼啊?”鸣人好奇的问道。
       我爱罗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我没有见过鱼,所以没办法做出来。”
       “没事,那你变一个章鱼烧可以吗?”鸣人好奇我爱罗是不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我爱罗想了想,重新操控起砂子,然后一个由砂子组成的章鱼烧就出来了。
       “好像,太厉害了。”鸣人夸赞道。
       然后其他人都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想要看的东西,一直进行着精细操作的我爱罗虽然有点累,但是看着朋友们开心的笑脸,他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你好,请问你就是波风鸣人吗?”
       这时候,宁次走上前开口了。
       于是鸣人一伙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了宁次。
       面对众多的目光,宁次依然面不改色,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
       “是我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鸣人拍了拍屁股站起来疑惑问道。
       他确认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比他高一点的男孩子。
       不过看到宁次那和雏田一样纯净的白眼之后,鸣人猜测可能是和雏田有关的人。
       说起来,他好像好几天没有看见雏田了。
       “雏田让我转告你一些事情,她这一个月要完成家里的修炼任务,无法出来,所以一个月都不会出来了。”宁次平静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感觉有好几天没看见她了。”鸣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用右手锤了下左手。
       “谢谢你了。”鸣人道谢道。
       宁次微微点头然后直接转身离去,他还要回去修炼。
       看着宁次就这样走了,鸣人挠了挠头继续和我爱罗探讨他的能力。
       ……
       夜晚,在火之国的某片森林,鼬一个人坐在大树的粗壮树枝上,姚望着远方的明月。
       这是他游历火之国的第六个月,期间鼬还给自己庆生了一次,这是他头一次一个人过生日。
       六个月的时间,鼬已经将火之国逛了一小半左右,因为每到一个城镇他都会停下来观察,所以他的动作并不快。
       按道理说,那么长的时间,鼬应该收获了许多。
       但是此刻鼬却出奇的迷茫,因为他看到了太多让他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比如最开始的时候,那明明是一个虚假的谣言,传到却最后几乎是大家都认为的事实,就连鼬差点都信了。
       为什么最开始的那个人不去质疑一下,然后去确认呢?这并不是一个太麻烦的事情。
       鼬现在都还对那时候的场景记忆犹新,大量的人群将他包围,祈求他为民除害。
       除了这件事情之外,鼬之后还遭遇了许多事情。
       比如说在火之国国都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扭曲变态的贵族,仗着自己贵族的身份在暗地里做了一些让鼬都忍不住想给他一刀的事情。
       最后鼬真的给了他一刀,这次鼬没有顾忌后果,直接将那名变态贵族杀死了。
       毕竟鼬可不是什么流浪忍者,他是木叶忍者,还是木叶有名的天才少年,是永泽的弟子,曾经在四大忍村联合举办的中忍考试中拿下了第一。
       只要他有充足的证据,拿捏一个贵族非常的简单,虽然是先斩后奏。
       那个变态贵族深沉的恶意让鼬感到十分不解。
       作为贵族,从小有着良好的教育资源,从小锦衣玉食过着别人羡慕的生活。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发展成如此丧心病狂的变态,利用柔和的攻势去欺骗那些来国都奋斗的乡下人,最后将那些乡下人折磨致死。
       而那些乡下人,在国都本就无依无靠,没有身份,消失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当鼬看到地下室那些被折磨致死的尸体时,鼬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原本没有开眼多久的双勾玉写轮眼直接进化成了三勾玉。
       当时鼬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板直升头顶,感觉身体一片冰冷。
       那个贵族在日常表现十分和善,看见乞丐会施舍,看见穷人也会露出和善的笑容。
       鼬一开始都没想到那个贵族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鼬十分的不理解,折磨那些乡下人穷人又不能对那个贵族产生一丁点好处,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变态的事情。
       折磨人没办法让他的家产增加,也没办法让他提升贵族的等级,为什么要这样去做。
       甚至在被鼬杀死的时候,那个贵族都没有悔改,嘴里说着什么那些乡下人的命根本不是命之类的话。
       因为这个贵族的原因,鼬一度对国都的贵族印象十分之差,直到后面他遇到了几个真正心善的贵族他才有所改观。
       不过他还是发现了,那些贵族多少有点目中无人,心善的只是少部分,有些贵族甚至把自己和平民当做两个物种,连鼬这个木叶忍者都不是很瞧的上的样子。
       遇到的事情太多,鼬哪怕是心智远超同龄人,也有点不够用了。
       每在一个新的地区待上一段时间,鼬总能碰到他在木叶碰不到的事情。
       鼬甚至觉得,想要彻底杜绝那些事情,恐怕不比让世界和平简单多少。
       “不知道兜修炼进度如何了,佐助的成长顺利吗,父亲母亲他们怎么样了,永泽老师是否还是一样的繁忙……”鼬看着明月,想起了木叶和他关系亲密的众人。
       虽然周游火之国是自己的决定,但鼬终究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他也是会想家的,偶尔也会感慨外面的食物不如家里的好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ibaqiang.com。

新华全媒|“铁二代”黄起岗的梦想与坚守。
看萌兔的“前世今生”兔年生肖展在上海自然博物馆开展。
新春走基层丨从司机到乘客:一名青藏铁路人的春运记忆。
浙江上半年征兵工作于2月15日开始大学生为重点征集对象。
明天20时起,杭州一地发放1000万消费券,还有3000万汽车消费补贴。
太平洋岛国论坛敦促日本推迟排放福岛核污水。
/职业从直播开始/艾北的燕辰/棋逢敌手/占戈歌/觉醒,我的时代/疯狂的小芦苇。
/万夫传/李北丐/登天仙途/翩翩佳公子/你的居所/仿若青空。
/梦源记/零道/全球网文:我写的是同人/寒柒梦/神的游戏之王者荣耀/零值。
/邪道圣人/风过天堂会上,陈明宏对过去培补工作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强调此项工作不仅要继续而且要加强,宜早不宜迟,要求高三年级部积极行动起来,学校辅导中心需继续提供指导与支持。
Oxygen乐队与奔跑的浴霸中的部分高一高二成员为我们共同带来了《奔跑》。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再道一声:同学们,珍重!? ?3年的时光,我们奋笔疾书勤为径,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刘伟龙校长也对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的教育信息化改革情况作了介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