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无名组织-桔子不黄

KOK体育官方网站在线下载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505章 无名组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5章 无名组织

        “这一个月你就努力修炼吧,一个月后我会亲自查看你的进度。”日向日足板着脸说道。
       因为之前日向忍者和他汇报过雏田的去向,他是知道和雏田玩的人都是一群身份不简单的。
       所以日向日足一直没有去管,因为他觉得雏田和大家族子弟还有火影儿子交好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但是现在雏田修炼进度落下,日向日足就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想要在忍界立足,还得是靠实力。
       就算关系再好,如果利益上发生了冲突,在绝对的利益面前,那么之前的好关系就会荡然无存。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我会努力修炼的。”雏田微咬着下嘴唇低声说道。
       她无法反抗自己的父亲,连想都不敢去想这件事情。
       看着雏田低头颤抖的样子,日向日足再度皱了皱眉头,就算是被他呵斥,堂堂日向一族的宗家,怎么能表现出如此怯弱的姿态,将来怎么才能做好一个家主,振兴日向。
       但是毕竟刚刚已经呵斥了一番,在这公共场合的训练场,他还是要给身为继承人的雏田留一点面子,日向日足便没有再度呵斥,而是提醒雏田要认真修炼之后就离开了。
       ‘要不趁着年纪还不大再生一个吧,雏田这孩子的性格不适合成为家主……’日向日足心中想到。
       毫无疑问,性格胆小内向的雏田不是日向日足心中理想的继承人。
       他心目中的理想继承人怎么也得是长得一表人才然后天赋过人,懂得为人处世。
       此时的雏田不知道自己尊敬的父亲大人有重练一个小号的想法,为了能够在一个月后达到日向日足的要求,在日向日足走后她就迅速开始了修炼。
       雏田想出去玩,她想要和鸣人他们一起玩,和他们一起玩的时候她不用考虑那么多,很轻松。
       雏田今天特别的努力,中午和下午她都是修炼到了吃饭的时间才停下去吃饭。
       因为对于雏田来说,吃饭时间是难得的享受,可以什么都不思考,只用尽情的享用美食。
       到晚上,雏田依然非常努力,修炼到了场上只用她和宁次两人的时候也没有离去。
       夜晚的训练场十分的安静,只有宁次和雏田一遍遍练习柔拳击打空气发出的声音。
       看着气喘吁吁任然不停修炼的雏田,宁次突然开口道:“你回去休息吧,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样下去的话会影响你第二天的状态。”
       雏田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没多久就开始练习柔拳。
       “可是宁次哥哥你不也还在修炼吗。”雏田气喘吁吁的轻声说道。
       雏田的声音很小,不知道是没了力气还是本来声音就小,不过宁次还是听见了,毕竟现在这里只有着他们两人。
       “我经常修炼到这个时间,但是你不一样,你是第一次。”宁次开口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雏田突然那么努力,但是一两句善意的提醒,宁次还是不会吝啬的。
       不过要是雏田不听的话,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宁次的话起了作用,雏田停了下来,在原地大口的喘气。
       她相信了宁次的话,因为宁次的柔拳比她厉害,如果会影响明天的修炼,那么最后搞不好效果还不如正常的修炼。
       说完之后,宁次就没有再理会雏田了,而是再度自顾自的打起了柔拳,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宁次准备修炼到九点再回去休息。
       雏田站了一会儿就坐下来休息,看着宁次练习柔拳。
       不得不说,看着宁次修炼柔拳,她确实能感受到其中的差距,宁次的攻击凌厉果断,柔拳打的十分顺畅,别说同龄人里,就算是再大那么几岁,也找不到柔拳比宁次打得好的。
       她其实想问宁次,为什么现在对她那么疏远冷淡,难道是她在什么时候做了宁次讨厌的事情吗。
       如果是以前的雏田,也许她会默默的放在心里,让一切就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的雏田虽然也还是内向,但是长期和鸣人一中小伙伴们玩耍,多少也被他们影响了一点。
       雏田鼓起勇气低着头说道:“宁次哥哥,对不起,我是不是做了让你讨厌的事情。”
       她不敢看向宁次,说出这句话已经将她心中的勇气消耗殆尽了。
       宁次听到雏田的话,停下了动作,有些错愕的看向雏田,没想到雏田还没走,还说出了这样的话。
       空气一度陷入了极致的沉默,连练习柔拳的声音都没有了,只有夜幕中一些不知名的虫子发出的一些细微声响。
       雏田两只手搅在一起,心中很是不安,有些后悔自己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宁次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天生就是宗家,这难道是雏田的错吗,肯定不是。
       但是宁次真的敢说对雏田没有一丝羡慕嫉妒恨吗?
       看着雏田那光滑无比,没有任何印记的额头,宁次不敢这样保证。
       在他三岁的时候,他的额头被刻下了丑陋的笼中鸟,从此白眼视角多了一个不可视的死角,也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掌控。
       宁次很讨厌笼中鸟,他都是用布遮盖住了自己的额头,遮盖住了那丑陋的笼中鸟咒印。
       而雏田如今也三岁了,因为是宗家的缘故,她依然和以前一样。
       “没有。”宁次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此刻宁次的父亲并没有被云隐逼死,还活的好好的,所以他没有那么的极端,不至于去仇恨雏田到那种地步。
       听到宁次的话,雏田心中松了口气,她再度细声说道:“那为什么宁次哥哥你好像故意在疏远我……”
       宁次陷入了沉思,原来他表现的那么明显吗,连雏田都看出来了,也许他心中的不满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大。
       这倒是宁次想岔了,因为和雏田说的上话的也就他宁次这个堂哥一个人,连这个唯一都失去了,雏田能察觉不到才有鬼。
       “只是因为在认真修炼罢了。”宁次说着借口。
       气氛再度陷入了沉默,雏田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宁次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雏田。
       ‘如果是鸣人君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雏田试图从鸣人的角度去想。
       她想象了一下,如果是鸣人的话,应该会……
       “宁次,请教我柔拳吧。”鸣人一脸认真的看着宁次。
       “你的柔拳那么厉害,有你的帮助,一个月后肯定就能达到要求了。”
       想到这,雏田突然露出了笑脸,她觉得如果是鸣人,应该会这样去做,哪怕宁次在一年前就表现出了疏远。
       鸣人他是那种不会在意氛围的人,或者说他会是会改变氛围的人。
       “宁次哥哥,以后我可以向你请教柔拳吗?”雏田鼓起勇气问道。
       她真的很想达到父亲的要求,这样就不用被关在家里了。
       “在我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宁次一脸平淡的说道。
       “谢谢。”雏田握紧小拳头,感觉到了胜利,心中对鸣人很感激。
       宁次没有回应雏田,而是继续修炼。
       ……
       带土去到了早川觉所给地址的那个村落,找到了提供情报的那个老人。
       “大爷您好,我想问一下,你们这边是不是在很久之前有一个木下司的孩子走丢过。”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的带土对老人问道。
       “什么木下?”大爷一脸疑惑的看着带土。
       带土眼睛微咪,再度确认了没有找错人,然后继续问道:“就是那个叫木下司的孩子。”
       “什么司?”大爷瞬间忘记了自己刚刚说的姓。
       带土:……
       此刻带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忍具包中拿出一沓灰绿色的纸钞递给了大爷。
       “我是问你们这里之前是不是有一个木下司的孩子失踪了。”带土重新问道。
       大爷接过纸钞,仿佛一下子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瞬间就听清楚了带土说的什么话。
       “哦,是木下司那孩子啊,那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失踪之前那孩子还偷过我的瓜呢,没想到眨眼睛就不见了。”大爷摇了摇头的感叹道。
       之后带土又询问了一遍家人的事情,或者有没有疑似木下司的人回来什么的。
       不过带土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带土心中还是有些失望。
       可能是因为带土给的太多了,大爷不仅告诉了带土问的,还聊起了别的。
       “现在时代逐渐好起来咯,在二三十年前,川之国是真的混乱,小孩子走丢什么的太常见了,日子难过的,别说孩子走丢了,就是卖孩子的都有。”
       “在三十多年前,走丢的人很多吗?”带土试探性的问道。
       “多啊,别说三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都是这个样子,现在都不是没有。”大爷回答道。
       带土陷入了沉思,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也许,木下司和那个砂隐袭击者位于的组织可能是通过绑架小孩子培养成死士的方法也说不定。
       既然是这样,那肯定不是单纯的人口买卖,而是只进不出。
       带土觉得自己可以往这个方向去调查。
       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线索,但是多少有了一点思绪,带土很快就和大爷告别,然后迅速的赶往金组织。
       “也不知道是木下司这小子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人,居然有那么多人来问。”大爷望着带土的背影觉得有些奇特。
       他们这个小山村平时来外人很少的,现在居然因为一个三十多年前就失踪的小孩子来了那么多人。
       “不过还好他们一家人也都不在了,不然还不知道有什么麻烦。”大爷摇了摇头。
       回到金组织之后,带土就让早川觉开始调查川之国内隐藏的忍者组织,有绑架过小孩子的那种。
       金组织不愧是地头蛇,早川觉没有让带土多等,很快就拿来了情报。
       “培养小孩子来成为忍者组织死士的事情,其实很多忍者组织都在做。”早川觉给把资料交给带土后说道。
       确实是这样,因为希望组织在之前也是这样,不过他们不绑架,而是收留战争孤儿,培养的也不是只知道杀人的死士。
       带土点了点头,接过了资料。资料上的有着超过十个的忍者组织,这也和川之国本身的国情有关,忍者组织泛滥。
       不过带土敏锐的注意到一个事情,有其中的一个组织没有名字,而且标注了存疑两个字。
       带土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了早川觉。
       “哦,是这个无名组织啊。”早川觉想了想说道。
       “这个组织其实我们也不确认是否还真的存在,因为它极其的低调,基本不见有什么行动,或者做了什么委托,在川之国的忍者界没有一点名声,所以我们怀疑它可能覆灭了。”
       在早川觉看来,这个无名组织无疑是很奇怪的。
       首先创建忍者组织是为了干什么,有人是为了赚取大量的金钱,有人是为了地位,差不多就这两个了。
       但想要获得这两个的前提,就是组织得有一定知名度,起码在圈内要有着知名度,你没有知名度谁找你办事,没有人找你办事那哪来的钱。
       哪怕是希望组织这种卖忍具的忍者组织,那还得用质量去打响自己的名号呢,让别人一看到希望组织出品就知道是好忍具。
       晓组织想要垄断小国的战争委托,也得有一定知名度。
       而这个无名组织,居然连名字都没有,就连一些只有几个人的忍者组织都还有自己的名字呢。
       不做委托,没有名字,这是图啥?
       早川觉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带土。
       带土听完陷入了沉思,他和早川觉思考的方向不一样。
       早川觉会从金钱地位上去想,但是带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不在乎金钱名利,只想完成自己的梦想,为此不惜一切。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帮我好好注意一下这个无名组织。”带土说道。
       由于金组织也没有这个组织基地人员的情报,只有着一些标了存疑的情报,带土现在也不能去调查,他只能先从资料上别的组织开始调查起。
       早川觉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ibaqiang.com。

招商局置地:2022年合同销售额同比减少约13。
盛天网络:《遇见梦幻岛》已取得游戏版号。
美国今年已发生30起大规模枪击案遇害者包括6个月大婴儿。
广州新冠病毒疫情已进入流行尾期:人群感染率超85,流行株仍是BA52。
/火之命盘/星空鱼爱做梦/山神与山奴/化羽难成魔/我在三国搞点事/千里风云。
/重生活到九十九/钱米寿/有归/苏拒霜/我的女主吊炸天(快穿)/枢玖。
/女扮男装后禁欲王爷他弯了/南巷十里/三眼无赖/牙儿关从民主党派活动室的建设,到各项活动的常规化、电子化,组织建设要硬件、软件两手抓,做到活动有场地、有内容、有记录、有收获,增强凝聚力、感召力、亲和力!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深入调查研究,积极献计献策。
每年都有大量学生因为老师的家访提升学习意识,改进学习方法,改变不良习惯。
李惠利中学与英国奥登学校通过交流加深了两校之间的了解和友谊,双方对两国的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期待未来进一步加强双方全方位友好合作、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推动双方学校共同发展。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