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齐活-桔子不黄

KOK体育官方网站在线下载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313章 齐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3章 齐活

        送给鸣人日呼的基础修炼方法,永泽又和鸣人讲了一些关于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事迹。
       身为穿越者的他,虽然不是千手柱间一个时代的人但是对于他的各种事迹已经千手柱间的为人却是十分清楚。。。
       永泽觉得,柱间的身份,还有柱间的为人,传承下来的精神,都是非常有益于鸣人成长的东西。
       “当时,两人都并不知道对方是敌对家族的人,只是从打水漂的手法还有站在水上的能力这些看穿了对方忍者的身份。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都只觉得碰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朋友,他们只要有时间就会在河边一起打水漂,一起修炼,关系日益增进。”
       永泽和鸣人说着柱间和斑刚认识时候的场景。
       “但是,好景不长,双方的父亲都是各自家族的族长,要知道,在当时,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是火之国最强的两个家族,他们的族长自然是不简单。
       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儿子的不对劲,并且调查清楚了一切,于是,他们互相命令自己的儿子……”
       说到这里,永泽突然停了下来。
       鸣人见永泽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一脸急迫的问道:“然后呢,怎么了,千手柱间他们的父亲下了什么命令,千手柱间他们没事吧。”
       鸣人心里难受,这怎么断在了最关键的时刻,千手柱间他们到底怎么了,会不会遇到危险。
       因为永泽描述的太绘声绘色,每次鸣人都沉迷于其中,甚至把自己带入了其中名为千手柱间的角色。
       “哈哈,时间差不多,我也该走了,下次再继续给你讲后面的故事。”永泽笑着摸了摸鸣人的头。
       “……那好吧,永泽叔再见。”鸣人板着个小脸,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也就鸣人不知道断章狗这个词,不然非得心里吐槽一番永泽。
       永泽下楼和水门夫妇道别,然后就往宇智波一族的方向走去。
       和鸣人不同,佐助那边他只去过一次,还是佐助刚出生的时候和水门一起去的。
       倒不是他比较看中鸣人而不喜欢佐助,而是他和宇智波富岳一家的关系没有和水门一家的关系亲密。
       他和水门夫妇都是忍校就开始玩的,后面也经常保持着联系,关系那是铁的没话说,不然他也不会花费那么多心思想要保住玖辛奈和水门。
       有着这样的关系在,他经常去水门家里,去逗逗鸣人,就很合理。
       但是他和富岳可没那么熟悉,要是三天两头去他家,还特意照顾佐助,富岳多半得产生点奇怪的猜疑。
       你是佐助的父亲还是他宇智波富岳是佐助的父亲,怎么对他那么好。
       所以自然也就没怎么去佐助那边,这次去也是有另外的理由,那就是谈一谈鼬的事情。
       一开始永泽还以为鼬和富岳说了他收鼬为弟子的事情,因为鼬之前有说要和富岳商量一下。
       后面他才了解到,原来是那时候鼬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那句话不是鼬真的要去找富岳商量,而是委婉拒绝。
       然后永泽干脆就没让鼬去说了,说自己有时间去和富岳说一下。
       之前在忙着收集仙人模式的资料,所以没有去,再加上准备去看看佐助,永泽就想把这两件事凑在一起做了。
       由于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傍晚,富岳他们一家刚好是刚刚吃完饭,全家人在院子里坐着一起聊天。
       看见永泽来了,还是这个时间,富岳脸上有些意外,但还是露出一丝笑容打招呼道:“永泽辅佐。”
       永泽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下,然后直接道:“这次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鼬的培养问题的。”
       “鼬……”富岳看了一眼鼬,再看向永泽,眼神之中有些许迷茫。
       为什么永泽要上门和他商量鼬的培养问题,这其中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富岳首先是想到了经常和鼬一起修炼的兜,兜的哥哥是永泽,而兜经常和鼬一起修炼。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永泽看到了鼬的才能,于是起了培养的念头吗?’富岳内心猜测到。
       虽然富岳的猜测过程全部错误,但是结论却是已经接近了真相。
       于是富岳便带着永泽到了屋内的客厅。
       “其实,在不久前,我偶然认识了你的大儿子宇智波鼬,我十分欣赏他的天赋,所以在询问了他的意见之后,将其收为了弟子。”
       永泽简单说了一下他收鼬做弟子的事情。
       富岳点了点头,他的感觉还是很敏锐的,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
       其实,如果鼬能够成为永泽的弟子,富岳内心是十分认可,并且会为之高兴的。
       一是永泽的身份特殊,是木叶火影派系的高层,成为了永泽的弟子,如果自身再足够优秀,将来竞争火影位置会很方便。
       二就是永泽自身的实力了,富岳也参加了那场抗击九尾的战斗,他亲眼看见了永泽是怎么暴揍九尾的。
       被众人畏惧的最强尾兽九尾,在永泽的手上像是一只无力的小狐狸,被打的起不了身。
       在富岳看来,如今的永泽的实力,可能和那位被尊为忍者之神的初代火影处于一个层次。
       至于初代目和永泽谁更厉害,富岳也很难去判断,毕竟他也没看到过初代目出手,只能从一些流传下来的资料揣测初代目的伟力。
       成为这样级别强者的弟子,那自然是怎么都不亏的。
       “我准备让鼬上完一年级之后就让他去我名下的部门去锻炼。
       以他的天赋与实力,花太多时间在忍者学校是一种浪费。”
       永泽说着他对鼬的安排。
       “既然是永泽辅佐对鼬如此看重,想必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我没有问题。”富岳点了点头。
       紧接着永泽又和富岳对宇智波的现况聊了聊。
       “我准备过段时间对警务部进行改革,富岳你身为警务部的部长,有什么建议吗?”永泽问道。
       富岳听到永泽的话,低着头,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三代或者团藏甚至是两位顾问来问他这个问题,富岳绝对会觉得这是木叶高层准备打压宇智波了。
       但是问出这个话的人是永泽,富岳相信永泽是真的只是想改革警务部,让木叶变得更好。
       “我觉得警务部不应该让宇智波一族独自掌握,而是面相木叶的所有人。”富岳想了想,然后幻化。缓缓的说道。
       警务部的全名是木叶警卫部队,是千手扉间执掌木叶时期建立的,全权由宇智波掌控。
       警务部的职权有,参与制定村中的规律并执行,加强、维持木叶的秩序与治安,逮捕有犯罪倾向的人,即便是忍者也一样。
       所以警务部的权利并不小,甚至可以说很大。
       但是扉间那么精明的人,他会干亏本生意吗?当然不会。
       有句话说的好,最了解你的人可能不是你的最亲的亲人,而是你的敌人。
       扉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非常深刻的研究了宇智波,比绝大部分的宇智波都要更了解宇智波更了解写轮眼。
       扉间知道,宇智波一族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家族,爱有多深,因为丧失爱而转化的力量就越强大。
       所以他将宇智波一族聚在了一起,创建了警备队,交给了宇智波,让宇智波一族为木叶做贡献的同时,也让宇智波尽量的远离危险,同时也更方便的监视宇智波。
       富岳不是一个特别精明的人,除了他的忍者天赋,他的其他方面都很普通,所以他猜不透扉间的目的。
       但是,富岳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是从小在宇智波长的的一名正统宇智波。
       他不知道扉间的目的,但是,他却能切实的体验到独自掌握警务部给宇智波带来的危害。
       看似庞大的权利让族人保持着膨胀的心态,还把自己当做那个是火之国最强的两个势力之一,对宇智波有着莫名的狂热自信,瞧不起非宇智波的人。
       宇智波自己膨胀的同时,也惹起了其他人的非议。
       哪怕宇智波自己没那样做过,作为全权掌握警务部的他们也饱受非议。
       像是“宇智波一族的人犯罪不会被处罚”“宇智波把看不顺眼的人抓进监狱中”这样的传言简直不要太多,富岳都听腻了。
       而给宇智波造成如此大负面影响的警务部又给宇智波带来了什么利益?
       没有利益,至少比起它的负面影响,富岳觉得几乎没有好处。
       权利再大又如何?宇智波一族但凡敢做出点出格的事情,立刻就会有暗部找上门。
       所以,如果永泽要对警务部进行改革,富岳想把警务部的性质改变,让警务部变成木叶的警务部,而不是宇智波一族的警务部。
       哪怕会因为这个而失去很多权利,富岳也觉得很值。
       “把警务部面向这个木叶吗,这个倒是不错,整个部门都掌握在你们宇智波一族手上确实有些不像话。”永泽点了点头。
       现在还看不出来,如果以后木叶扩大了,警务部的权利也会跟着扩张。
       就算这次富岳不说,永泽也不能让宇智波一族一直垄断警务部。
       不过既然富岳能自己提出来,那就更好了,省的宇智波这个傲娇的一族又闹小情绪。
       说出了这个,富岳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就算因为这个提案被那些沉迷警务部权利目光短浅的宇智波指责他也认了。
       聊完警务部的事情,永泽这才想起自己来的最初目的。
       然后找个理由和富岳走到回了小院子当中,然后走到了正在缠着鼬,想让鼬陪他玩的佐助。
       “这是你们的第二子,宇智波佐助吧,看起来成长的很健康。”永泽笑着说道。
       “佐助你好啊,还记得我吗,我在你出生不久前去看过你,还亲手抱过你。”永泽笑着和佐助打招呼。
       突然过来的陌生人让佐助有点害怕,躲到了鼬的身后小手抓着鼬的衣服,然后探出头看着永泽,说道:“不记得,完全没印象。”
       “佐助,不可以没礼貌哦,他是你父亲的朋友,你要叫他永泽叔叔。”宇智波美琴柔声提醒道。
       “哈哈,没事,毕竟他那时候应该还没开始记事,不记得也是正常,现在记住就好了。”永泽笑了笑。
       “佐助,出来吧,永泽老师是一个很好的人,不用怕他。”鼬也轻声对着佐助说道。
       可能是因为母亲和最喜欢的哥哥都开口了,佐助虽然心里还是有着一点害怕,但是也从鼬的身后走了出来,只是左手还抓着鼬的衣角。
       佐助出来,永泽趁机摸了摸佐助的头,这下完美了,两个主角的头都摸过了。
       佐助虽然被永泽的举动弄的有点不高兴,但是因为最喜欢的哥哥在旁边,安全感很足,没有再躲起来,而是鼓起腮帮子,翘着嘴看着永泽道:
       “你怎么能随便摸我的头,这样会长不高的。”
       “哈哈哈。”佐助这副小受气包的样子成功逗笑了永泽,大笑了起来。
       他很难把眼前这个鼓着腮帮子嘴翘的能够挂茶壶的佐助和以后那个整天一副深仇大恨样子的二柱子联系到一起。
       不过想想也是,还是小孩子就面对那种残酷的悲剧,精神正常都才是奇怪事。
       最喜欢的哥哥杀了最亲爱的父母,还灭杀了整个家族。
       永泽很期待正常成长的佐助会是什么样子,也是和现在那么可爱吗。
       不过,至少不会变的像原著那么糟糕。
       看到佐助这副可爱样子,鼬那张总是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弟弟真的好可爱。’鼬内心想到。
       永泽也知道,事情得适度,逗了一下佐助之后,永泽就没有继续了,而是道歉道:
       “这样啊,那真是太抱歉了,不如我送你一个礼物,就当赔礼怎么样。”
       说完,永泽拿出来一把银白色带着一个神秘印记的图案的苦无递给了佐助。
       这是他定制的苦无,比普通苦无看上去帅气一点,但是实用性一般,也就当个飞雷神坐标。
       不过毕竟是小孩子,实用性什么的才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佐助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苦无,然后爱不释手的拿在了手里,心里对永泽的印象大为改观。
       “知道错了就好,我原谅你了。”佐助大方的说道。
       永泽笑了笑,心道小孩子就是好忽悠。
       不过帅气的东西确实对小孩子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他小时候,哪怕是看到了一把直一点的树枝,都奉为神剑,斩尽乡间杂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ibaqiang.com。

中证1000期指主力(IM2302)持续升水,关注套利可行性,中证1000ETF指数(560010)涨03。
世界经济论坛2023年年会:国际人士看好今年中国经济表现。
油价又下调!今天起,加满一箱油将少花→。
新春走基层|品味“文化年”荔湾花市、非遗焕新彩。
土耳其:瑞典、芬兰未满足土方所提“入约”条件。
/枭雄的诞生/马行空头/悠悠岁月,我不知/曲幽晨眸/我在东京当怪兽/月雨白。
/苍生乱!/张苦苦/爱之若狂/艾天/都市修仙:顶峰相见/稚成。
/何似烟火/太阳星神/九妖铃/阿满指刀/开局觉醒闪避天赋/夜晚修仙人。
/南筱/洛一兔他在成长,而我们在陪伴。
在家校合作越来越重视的当下,他们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与学生家长保持着密切的互通、协调的关系,视学生如亲子、视家长如挚友,通过家校通、家长群等多种渠道有力地促进了家校共同管理机制的建设。
最后,宋老师理论与案例相结合地给出了预防欺凌的具体措施。
通过不懈努力,方老师感慨:总算没有辜负了花期!以网相连 用心沟通的乌燕萍老师 疫情突如其来,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智慧课堂再次连接师生的学习与生活,而接到任务时,高一化学组却面临许多困难,一名教师还在湖北疫区,没有电脑,无法进行线上教学;教学资料缺乏,需要新的教学资料;直播是新技术,需从头学习……面对这些困难,乌燕萍老师责无旁贷,她寻找各种优质的音频视频,与备课组详细计划上课进度、难度、作业、线上测试等问题。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